►主推:
二代绿红(Hal&Barry)←可逆
三代绿红(Kyle&Wally)←可逆
球三红绿(Johnny/Harold)←可逆不可拆

TV闪电侠:
冷闪(coldflash)←可逆
热冷

樂不勒.

APH 折檻組 短


#OOC

#長男大好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我說、該死的貝瓦爾德你到底是想怎樣!」丁馬克環抱著胸,狠狠的盯著頭戴工程安全帽,手拿建築藍圖的男人。

「沒什麼。」貝瓦爾德輕輕地抬起帽子望向對方,他簡短的回應,當他將目光專回藍圖的剎那間,他勾起一抹屬於勝利者的微笑。


他懂那個微笑的意思。


該死的貝瓦爾德,老爺我她媽在哥.本.哈.根建了座博物館,你也該死的在斯.德.哥.爾.摩蓋了座可說是幾乎一模一樣的博物館。


「噢,所以說你承認瑞/典人只是一群沒有創造力只會模仿別人的混帳嗎?」挑釁的口吻。


丁馬克他快氣瘋了。自從他的國旗被對方仿冒過後,貝瓦爾德那傢伙就愈來愈過分。


他的國旗、他的郵筒、他的教堂、他的計畫書。


當他在整修道路的時候,貝瓦爾德那傢伙也跟著整修道路,不管他做了什麼貝瓦爾德那傢伙也會跟上,而且做得更好。


他可不想被對方比下去。他可是北歐的王者,決不會輕易的敗給那頭獅子。


「噢、我只是覺得丹/麥/人蓋的東西太沒氣勢而已。」貝瓦爾德臉上的笑容加深,從嘴裡說出來的毫不留情的諷刺對方首都的建築,一字一句螫進丁馬克的心裡。


「你他媽現在是想打架嗎?毫無創造力的貝、瓦、爾、德、先生。」丁馬克握緊拳頭,咬牙切齒的說。他現在真的好想揍貝瓦爾德一頓,不只因為這就是,還包括了過去的怨念。


「我可沒時間陪你胡鬧。」


「很好、你晚上就別進來哥·本·哈·根任何一間酒館,不然我絕對會揍死你。」


「我還怕你打不贏一個醉漢呢。」貝瓦爾德笑著。


「去你的,貝瓦爾德。」


评论
热度(9)

© 樂不勒.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