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推:
二代绿红(Hal&Barry)←可逆
三代绿红(Kyle&Wally)←可逆
球三红绿(Johnny/Harold)←可逆不可拆

TV闪电侠:
冷闪(coldflash)←可逆
热冷

樂不勒.

【黑塔利亚同人/异色多cp向】 锁匠(1)



每个人的心中都有一道锁,并等待着那把与自己相符的钥匙。


既然如此,我就是所谓的万用钥匙了吧、真是有趣呢,可是解开心结什么的,可不在我的工作范围内喔,亲爱的,但如果是紧急状况的话嗯……那就不一定了。疯癫的绅士带着些许的醉意走在昏暗的街上,粉色的发丝带着一丁点的暗红,氧化了的鲜血,天蓝色的双眸眯起,像极了一只性情温顺的家猫。只可惜一切都是表面。


「噢,奥利弗啊奥利弗、今晚的夜光还真是美丽。」美得像幻觉一样呢。享受着只属于夜晚的恬静,温和的月光洒在身上,阖起双眸,奥利弗这么对自己说。


“They're coming to take me away ho ho hee hee ha haaa一一”


噢、该死的铃声,奥利弗被迫从美好世界回归到现实。隐忍着不愉快的情绪接起电话,再怎么说自己也是位绅士。 「亲爱的瓦尔加斯先生,在这个奇怪的时间点找我有什么是吗?」瓦尔加斯家那只乖戾的小野猫竟然会打给我,真是意外呢,是天要塌下来了还是… …嗯?


「奥利弗.柯克兰你他妈最好告诉老子,艾伦那家伙到底出了什么毛病,你是对他下咒了还是怎样?」


艾伦那孩子?他怎么了吗?让人担心真是一个坏孩子啊。


「亲爱的先冷静,还有我怎么可能会对那孩子下咒呢、」不疾不徐,奥利弗打算先平定对方的情绪再开始向对方抛出自己的疑惑。


「噢、妈的,好好好老子我先冷静……艾伦那家伙到底跑到哪里去了你有头绪吗?」


「唔?不见了?」偏着头,转动着方才被酒精麻痹过的大脑,有些疑惑的问。好好一个人怎么会突然不见了呢,明明早上那孩子才跟史帝夫打完架而已。


「废话、他到哪里去了,老子我的帐可还没算完啊!」


「卢西小甜心,我会去找他的,还有我已经很久没去碰法术这块了,可别乱诬赖我啊。」语毕,挂断电话,奥利弗勾起一抹愉快的笑容。这让他想起过去,艾伦. F.琼斯逃家时的回忆。


噢、艾伦甜心,我大概知道你在哪里了。


♠一一一一一♤


在我心底深处筑了一层厚厚的黑洞,让我处在孤独黑暗中,痛苦不堪内心淌血。


这句话,正是他现在的写照。到底是什么信念,让他能继续活在这世界上,是什么力量支撑着他,让他度过生命中一道道的关卡,到底是什么?既使已经活到了生命中的第19个年头,他依旧不了解。眨眨暗红色的双眸,眼泪无法抑止的从眼眶溢出,艾伦. F.琼斯缩在墙角边,将脸埋在掌心中。但说实在话,这动作套在一个健壮的美国好公民身上真的很可笑。


『今晚兄弟应该是不会回来的,放纵自己一次吧。 』


一道声音回荡在他的脑中,虽是与自己一模一样的音色,却显得压抑。艾伦甩甩头,希望能把声音甩出自己的脑海中,只可惜,那道声音愈来愈清晰。


『噢、艾伦你想想看,那群人曾经跟你说过什么过分的话。 』


"你从不配得到爱"


"没人爱的孩子"


"坏孩子没资格得到别人的宠爱"


如同录音档般,将过去那些伤人的话重新在脑海里播放出来。


他嫉妒,他嫉妒他的兄弟,为什么史帝夫能得到所有人的喜爱而自己却不行?为什么奥利弗的永远都只注视着史帝夫,他也想得到爱,就算只有一点也没关系。他从以前到现在都是一个易于满足的人,但令人痛心的是,从来就没有人想对他伸出援手,从来没有人……


没错,从来就没有人。


将门反锁并把衣柜挪至门口,刚好能将房门抵住。照着衣柜上的镜子,艾伦. F.琼斯扯出一个笑容。


真是难看啊,这样的自己。




----------------------


1. “They're coming to take me away ho ho hee hee ha haaa一一”

来自于:They're coming to take me away 此歌歌词。

因为歌词跟奥利弗给人的感觉很相似所以就私心将它作为奥利弗的手机铃声。


评论
热度(7)

© 樂不勒.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