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推:
二代绿红(Hal&Barry)←可逆
三代绿红(Kyle&Wally)←可逆
球三红绿(Johnny/Harold)←可逆不可拆

TV闪电侠:
冷闪(coldflash)←可逆
热冷

樂不勒.

关于爱情那档事 折槛组


亲友给的tag

---------------------

给你一把金箭、射他一把铅箭,哎呀!不小心让他们互相讨厌了。


给你一束火举好照亮他的心、射他一把铅箭让他远离你,哎呀!好像又错了。

算了、虽然他们因为爱情而备受煎熬,但这是一种甜蜜的痛苦不是吗?



他恨透邱比特,他根本不爱他。


但这只是借口,好让他可以欺骗自己的心。


月光洒在戒指上,深邃悠远的蓝在他指上闪耀着,那一抹没被混沌吞食的真理。也是只属于他的颜色,忠诚的象征,同时也意味着幸福与美满。


「丁马克?」他看到了他等待已久的身影,他已经很久没看到他了,贝瓦尔德心想。现在的他紧张的像个要去相亲的少年,贝瓦尔德下意识的摸着胸前的垂饰,一颗能让他冷静的海蓝宝。

「找老爷我有什么事吗,贝瓦尔德。」不同以往,丁马克说话的音调少过去的高亢与活力,现在的他像是个毫无生气的空壳。丁马克的心情很复杂,当他看到贝瓦尔德时更让他的思绪整个停摆。上天为何在这种时候逼他跟贝瓦尔德见面。

「我找你是因为你从六个月前就没来回诊了,你怎么了吗?」话中不难察觉自己对对方的关心,这连他本人也感到相当的惊讶,毕竟他从来就不是一个会将心情表现在脸上的人。

「不、老爷我很好。」他果断不理会对方的关心,丁马克不打算告诉对方,那六个月都在偷偷的练习比赛,他可不想因为自己心灵上的问题让自己的桂冠拱手让人。

而且他也不太想看到贝瓦尔德。

「但我还是希望你可以来回诊,你哪天有空,明天?后天?」

「每一天都没空。」

「那就明天了,明天下午三点我们医院见。」贝瓦尔德在随身携带的笔记簿里写下时间,强迫得逼丁马克回来看诊。一半是基于丁马克是他的病患,另一半则是因为他怕丁马克偏差得更严重,他怕他出问题。

毕竟运动员得承受比一般人还要更多的压力。

「那我可能要问问诺子。」

「他会同意的。」



虽说恋之花绽放时将会被写进历史的诗篇里。

但唯有经历过考验的爱情才会被人们所记得,永垂不朽。


 



女神所赐予的荣耀,属于他的桂冠,挂在树梢上随风飘扬。

『老爷我今天翘掉了跟贝瓦约好的会诊!毕竟比赛更重要! 』


『噢一又不能呼吸了。 』


『贝瓦你在哪......』


『诺子对不起,老爷我恐怕不能去练习了......』


『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 』


『嘿贝瓦,老爷我知道你一定很讨厌我,但哈哈、老爷我爱你......掰。 』



「丁马克、我还在等你。」静静地坐在石碑前,看着被丁马克的潦草字迹塞满的小册子。那是他一直带在身上的,当然都是曾经。


每一页都让人感受到他当时的痛苦及无助。

戒指上的蓝宝石与胸前的海蓝宝,相互辉映着。


评论
热度(4)

© 樂不勒.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