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推:
二代绿红(Hal&Barry)←可逆
三代绿红(Kyle&Wally)←可逆
球三红绿(Johnny/Harold)←可逆不可拆

TV闪电侠:
冷闪(coldflash)←可逆
热冷

樂不勒.

【折槛组】灵魂伴侣梗

chapter 2

撇除知識和生活常識不談,說實在話,能讓贝瓦尔德記住並不忘的東西真的不多。像是,他會忘記自己的生日、他會忘了今天到底吃早餐了沒、會忘了自己到底有沒有去補冰箱的食物......,讓他記得的東西大概用手指頭就能數的出來。但,感謝上天給了他一個還不錯(只要記住就永遠忘不了)的腦袋,讓贝瓦尔德想忘也忘不了他的初戀對象。

那是一個舒適的下午,在小贝瓦尔德遠離一群快要打起架來的小鬼後,他走到某棵樹下,確認地上沒有什麼小蟲的屍體過後才坐了下來,打開他那本厚得不可思議的書,準備進入到屬於自己的平靜世界裡。

「嘿!你可以让我画吗?」

正當小貝瓦爾德要進到自己的幻想世界逍遙時,一個不認識的,陌生的稚嫩聲音打擾了他的放鬆時光,小贝瓦尔德皺起眉,在腦海中組織好等會兒要說的話(像是,可以請你滾去一邊,之類的)後,緩緩地抬頭瞪著阻撓自己看書的傢伙,但當小贝瓦尔德看見對方誠懇的表情(還有漂亮的臉)後,原本想說的話早就不曉得飛到哪度假了。

「......嗯。」

这绝对是天注定,当贝瓦尔德回忆童年时,他是这么想的。

「噢謝啦!因為你的眼睛是我目前看過最漂亮的一個!還有,我是丁馬克,你叫什麼名字,跟我做朋友好嗎?」

他後來回應什麼他也忘了,他只記得自己幾個禮拜過後收到了一張怪得可愛的畫,還有對方搬家了的消息,至於搬到哪去,好吧,也許他沒辦法記得所有的細節。

但至少记得名字也不错了。

等等,所以他是姓马克名丁还是就叫丁马克?

噢......頭又開始痛了,看來他今天又沒吃早餐就趕來上班,贝瓦尔德在一次對自己的記憶力感到無奈(但他沒有表現出來)並深深的嘆了口氣。

「痾......乌克森谢纳先生?你的手腕怎么了吗?为什么一直盯着它发呆?」

「......不,沒事。」轉過頭,他對著不遠處,身旁散發著"生病要說,我會幫你的"的氣場的女同事點了點頭,盡量不是理會因為低血壓而導致的頭痛,等到對方放心的離開後,贝瓦尔德再次將目光轉回到自己的手腕上。

上面写着__嘿!你可以让我画吗?

听说手腕上出现的句子是你的灵魂伴侣见到你时对你说的第一句话。

現在,貝瓦爾德他真希望自己當初回應對方的不是"......嗯"而是"當然可以,而且我可以讓你畫一輩子",但,他可是贝瓦尔德.冷若冰山情商負數大冰山.烏克森謝納,而這也就注定了他在感情這個層面上永遠不會一帆風順。

哔哔一一

萤幕上显示着“有讯息”的字样,手机的提示灯闪烁着。

Francis Bonnefoy__嘿,親愛的贝瓦尔德,記得後天的婚禮吧?葛格我勸你最好穿得體面一點,畢竟......葛格我可是讓小亞瑟去邀請你的男孩喔,不用謝!只要你下一次來當葛格我服裝展的模特兒作為回報就好了,但你也知道的,所有模特兒身體都要經過葛格我的手($##&#$!&(#(*&%!

Francis Bonnefoy__那個,烏克森謝納,我代這個想用言語騷擾你的死鬍子(我未來的內人)向你道歉。然後,對,我有邀請丁馬克,先這樣,我去處理一些私事。

Berwald Oxenstierna__嗯好谢谢。

揉揉酸得发疼的双眼,简短的回覆对方,嘴角扯出一抹淡淡的笑容。

评论(1)
热度(4)

© 樂不勒.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