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推:
二代绿红(Hal&Barry)←可逆
三代绿红(Kyle&Wally)←可逆
球三红绿(Johnny/Harold)←可逆不可拆

TV闪电侠:
冷闪(coldflash)←可逆
热冷

樂不勒.

【恶友组+英】friend?

   高中生AU

 欢乐向恶友组+亚瑟

 脏话有,慎

 OOC有

---------------------

     "Promise me, you never give up, no matter how hopeless*"

  星期三,上午,十点二十八分。


  距离成绩结算还剩下两天,混完这两天就可以乱翘课了。


  __这是现在整个班级所有人的想法。


  坐在窗旁的基尔伯特撑着脸颊,浑浑噩噩地抬起头盯着高挂在墙上的时钟,钟面上快速转动的秒针正无情地提醒着,他,基尔伯特的美好青春岁月,再一次的被该死的(其他人口中的)经典电影所浪费,他从来就不喜欢看这种黏黏腻腻的东西,就算那个老头子在怎么赞美,说它是什么"最佳教学教材" ,说大家都应该要看一遍......诸如此类的话,但管他的,谁理那个老头?反正,帅气如鸟的基尔伯特就是不喜欢。况且,没人拦得住他,没有人。


  因为他可是基尔伯特.天杀的资优生.帅气如鸟.本大爷超棒.拜什修米特!


  碰!


  一颗小石头飞向基尔伯特并重重的撞上窗户发出了不小的声响,引起电脑桌前的老头子的注意,他的眼神从萤幕上暂时的移开,抬起头就像每一个被打扰的老师一样,东张西望,一副就是想找出是哪个坏学生打扰他欣赏他自己心中的传奇电影的模样,但不到几十秒的时间,老头子再次将自己的视线转回到萤幕上。


  确认老头子不会转过来后,基尔伯特眯起眼假装自己正在打哈欠,实际上却是用余光看瞄向窗外。啊……果然是安东尼奥跟法兰西斯。基尔伯特毫不意外的想,但鉴于他今天不太想和老头子起冲突的份上,基尔伯特放弃掉打开窗户往外面咆哮的念头,最后不疾不徐地往那两人的方向竖起中指,一根超直的中指,当作回报。


  「欸腐烂基尔他不理我们怎么办?俺还以为他会因为不想上那个秃头的课来跟我们一起混。」安东尼奥看着基尔伯特的回应心情有些低落,但更多的是惊讶,毕竟他跟法兰西斯一周至少会有三次听见基尔在抱怨那个秃头。


  太奇怪了,俺先吃颗番茄压压惊。


  「葛格我一开始也是这么认为的,嗯...小安东…」法兰西斯低头,开始在自己的包中摸索,等到他终于抓到一个盒状物后才抬起头来,并迅速的将那盒不明物丢给他的伙伴,「你把这个东西举高,给小基尔那家伙看看,包准他会下来!」


  「嗯哼。」安东尼奥简短的回应,他照着法兰西斯的话将不明物举高,正好再一次的对上基尔伯特的目光。


  正如法兰西斯所说的,当基尔伯特看见他手里的不明物时,安东尼奥看见窗前的基尔伯特露出错愕的神情,离开位置,冲出教室外。


  「这到底装了什么?」安东尼奥疑惑的往身后的法兰西斯望去。


   而法兰西斯只回给安东尼奥一个"葛格我很棒"的表情外加耸肩。


  「操!法兰西斯你叫本大爷出来最好是有很重要的事,要不然本大爷就拔光你的胡子!」基尔伯特一把抢走安东尼奥手里的盒子,转过身,背对自己的那两个损友,打开来检查,「幸好没少……。」


  「嘿,小基尔放轻松,葛格我可是很细心的帮你照顾那些照片耶!」


  「松医那里面刀底有怎么?」


  「安东尼奥说人话!还有,本大爷我有时候真的很后悔认识你们,你他妈知道本大爷我被那个秃头扣了几分吗?三十!整整三十分!操!」他可不想拿不到高中毕业证书。


  「三十分?哈哈哈哈哈,太夸张了,嘿小基尔你怎么跟那个秃头说你要翘课的啊?」


  「拜托,本大爷只是跟老头子说『这课无聊死了,本大爷我还有更重要的事要处理,再见。』就只是这样而已,难道本大爷我做错什么吗?」基尔伯特一脸不解地望向自己的两个损友。


  「你真的这样跟那个秃子说?噢,小基尔,葛格我真的很好奇你的智商到底跑到哪去了。」法兰西斯十分戏剧化的叹口气,假装自己听到对方那句话后,差点气到晕倒,完全不枉费他身为戏剧社王子的称号。


  法兰西斯他已经可以想像某个秃子老师气炸了的表情了,从口袋里抽出一条手帕,拭掉不存在的眼泪。


  「话说,基尔你不是说你是天才吗?扣三十分你又没差。」安东尼奥吃完手里的番茄后,往基尔伯特的方向走去,趁对方不注意的时候抽走他手里的盒子,在好奇心的驱使之下,安东尼奥将盒里所有的照片倒了出来,「哇唔,基尔,俺都不知道你有……痾……念旧?感性?你让俺感觉你好蠢喔。」


  「你才蠢,吃你的番茄安东尼奥!」


  「俺才不蠢!」


  「不,本大爷说你很蠢,你蠢毙了!安东尼奥。」


  「俺才不,俺又不像你一样会跟鸟说话!」


  「靠!安东尼奥想打架吗?」


  「奉陪!谁怕你啊,小鸟。」


  「嘿够了男孩们,别在这里打架,小心我们亲爱的亚瑟.不用上课.随时巡逻.被诅咒的粗眉毛.苛刻男会长大人随时出现在你我身边。」


  「你在帮他打广告吗腐烂?」基尔伯特跟安东尼奥异口同声的回答,并十分有默契的向法兰西斯翻了个白眼。


  「咳咳!波诺弗瓦同学,谢谢你帮我想了这么"优秀"的广告台词,但这没办法让你们三个作恶多端的混帐躲过校规的处分!」亚瑟(校园里的不败拳王)咬牙切齿的说,握紧拳头,做好等会儿拖着三个被揍到昏迷的人进校长室的准备。


  「干干干干干!」


  「恶魔啊啊啊啊啊啊!」


  「哈……哈哈,小基尔,小安东,跑!快!」

  

  今天恶友们的校园生活也相当精彩呢。


end.

后续1


  基尔伯特永远不会告诉任何人他有一个奇怪的习惯,他喜欢在睡前看着照片回忆自己的过去。

  他最常看的照片是一叠关于他,法兰西斯跟安东尼奥的。

  他永远不会跟别人说,所以不会有人知道,本大爷真是太聪明了!天才基尔伯特是这么想的。

  但不知道为什么,这件事情被法兰西斯知道了。

  于是他过上了每个礼拜都会被法兰西斯敲诈食物的生活。



后续2

 

  苛刻男先生的头又开始痛了。

  首先,他不小心的让法兰西斯逃了。

  再来就是,当他开始问剩下两人法兰西斯的下落时,他们总是回答「他在里面。」

  里面你妹。

 

  法兰西斯正躲在柜子与墙壁的夹角,他被某个在房间里来回走动,脸上写着"到底该怎么办"的会长大人逗笑了。

  愚蠢又可爱的苛刻男会长。

---------------------

  Promise me, you never give up, no matter how hopeless* 取自于铁达尼号的台词。


评论
热度(12)

© 樂不勒.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