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推:
二代绿红(Hal&Barry)←可逆
三代绿红(Kyle&Wally)←可逆
球三红绿(Johnny/Harold)←可逆不可拆

TV闪电侠:
冷闪(coldflash)←可逆
热冷

樂不勒.

【绿红/halbarry】無酒之處無愛情 (1)


无能力普通人设定(就是之前那篇咖啡厅设定)
基本上就是想去哪就去哪的摄影师Hal与就算开咖啡厅依旧是工作狂的Barry
其实我只是想把它弄成长篇
可能会加一些乐高正联的梗进去
(像是莫名喜爱马克杯的闪闪)
最后,OOC都是我的问题


--

00.

  Where there is no wine, there is no love. - Euripides


01. 意外

  六月十六号。

  今日气候预报:高温炎热午后阵雨。

  出门前请记得带伞。

  感谢中城气象预报台准确无误的天气预报,好让看见预报的居民们都记得带把伞再出门。五颜六色的伞面转啊转,拜今早的热辣的阳光所赐,几乎没有人对突如其来的雨感到不满,这场雨不仅降低了温度,更浇熄中心城居民心中因上午的太阳燃起的小火苗,平下了急躁的性子,缓下脚步欣赏难得的雨中美景。

  不过,也不是每个人都有心情去欣赏它。


  吱嗒吱嗒——

  Hal在伞群之中快速穿梭着,裤管被跑步时溅起的水花弄得湿答答的,雨水打湿了他的头发,害得他不得不眯起眼睛来防止眼睛被垂下的头发戳瞎,这也使得他没办法看清楚路况。 「该死......!」Hal惊呼一声,险些撞上前方的行人,他伸手将脸上的水珠和塌下的头发抹开,睁大双眼继续寻找能避雨的地方。

  『生活中总是充满意外』

  用这句话来形容现在这个情况真的再适合不过了,Hal在心中咒骂。谁能料到前几分钟还在自己头顶上散发惊人热度热能的太阳不到几分钟之内就被一大片的乌云盖住,然后开始下起雨来?

  哈!肯定没有人。 Hal在心中自问自答道。

  「嘿年轻人!前面有家咖啡厅也许你可以去那儿避避雨,那家店的老板挺不错了,他应该会让你在那待到雨停!」

  停下脚步,Hal疑惑的愣了几秒后才意识到对方是在告诉自己一个绝佳的避雨地点。

  「噢!谢了!」Hal转头给了被自已抛在后方的好心人士一个不标准的举手礼后,便趁着雨还没变得更大之前加紧脚步往陌生人所说的咖啡店的方向跑去。


  叮铃铃——

  「先生下午好,今天需要些什么?」门铃声引起了Barry的注意,但碍于手里的咖啡机还没清理好,使他没办法转过身给今天的第一位客人一个欢迎的微笑。

  「那个...你这有毛巾吗?」Hal窘迫地搔搔自己湿透了的头发,他现在的样子一定矬毙了,想到这他无奈地扁起嘴。

  「嗯?」Barry蹙着眉转过头去,看到门口的景象后差点手滑弄掉一个咖啡杯,「我的天啊!先生你还好吗?你先找个位置等等我,我马上找毛巾拿给你!」只见Barry慌慌张张地打开储藏室的门,尾音还没落下便听到“碰”的一声,前几秒前还悠闲的在清理咖啡机的人影消失在门后。

  「......那老头说的可真对。」他喃喃自语。这家店的老板可真不错,那张脸好看极了,这至少有85分这么高,Hal在心中评论道。如果可以,不知道能不能请他让自己拍几张眼睛的特写,或是脸部特写之类的......

  将自己原本下班运动完后要换的衣服从包里拿出来,不知道会不会太小,Barry边想边从右边的柜子上拿出一条运动毛巾,感谢自己一个良好的运动习惯以及每天出门前的准备——运动绝对不会只带一条毛巾跟一套衣服——有准备才不怕出现意料之外的事,就像今天这样。

  走出储藏室,Barry迅速地走向还在伫在原地思考着对方会不会愿意让自己拍照的Hal面前。手臂越过Hal的肩膀,先把标示着"OPEN"的牌子转成"CLOSE"后,Barry才将毛巾盖在Hal的头顶上,这个动作使后者惊呼一声并下意识的缩起颈子,不过也顺利地让Hal从神游状态中回神过来。

  Hal伸手摸摸头上的毛巾,对着手里还抱着衣服的Barry感激地眨眨眼,同时意识到自己跟对方之间的距离有多么的近。瞳孔本能性的放大,好让他可以将眼前称得上是精致的脸庞看个透彻,他几乎可以准确的数出对方有多少根眼睫毛。而且哇呜——!这眼睛真不错,就像从天空中俯瞰加勒比海时才能看到的颜色,蓝得透彻,真想拍一张。

  「然后这些衣服是干净的,嗯可能对你来说有点小......?左边走到底就是厕所,你可以到那里换衣服,如果需要塑胶袋的话我等等会拿一个给你,痾还有......我脸上有沾到什么吗?」被人盯着看的感觉真诡异,Barry不自在的扭着脚,语速如同方才冲进储藏室时相仿甚至越说越快,丝毫不理会对方有没有听清楚就直接把衣服塞进对方怀里,便转头往吧台走去。

  「谢了!嗯......Bartholomew?」Hal扬起嘴角,迎向脸上明显写着"你为什么知道我名字的"Barry,他努力的憋住笑声,并举起手指向的Barry左胸示意对方低头看看自己在胸前挂了些什么。

  Barry尴尬地扯出一抹微笑,并伸出双手揉揉自己因尴尬而泛红的耳尖。

  「那个...叫我Barry就行了,Bartholomew有点饶口,而且很少人叫我全名。」早知道之前手误就直接换另外一张纸写,果然偷懒坏事。

  「好的Barry,我是Hal,Hal.Jordan!然后谢谢你的衣服跟毛巾。」Hal向Barry敬了一个不太标准的举手礼后,便愉快地往厕所的方向走去,「还有感谢你拯救了一个差点要穿着湿衣服一整个下午的男人。」

  不,你比较像是一只淋湿了无家可归的小狗狗,谁能忍心拒绝一只淋得湿答答的小狗呢? Barry被自己的想法给逗笑了,但碍于礼貌他只好把那笑声堵在喉中。 「我只是做了我应该做的事而已。」

  而这让他又从Hal那得到一个微笑。

———————————————————

不要吐槽我为什么标题是酒这篇却是咖啡(

我只能说因为Barry开的是咖啡厅 :)

 没有小红心没关系,留言就好,或是小红心跟留言一起

评论(11)
热度(39)

© 樂不勒.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