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推:
二代绿红(Hal&Barry)←可逆
三代绿红(Kyle&Wally)←可逆
球三红绿(Johnny/Harold)←可逆不可拆

TV闪电侠:
冷闪(coldflash)←可逆
热冷

樂不勒.

【綠紅/halbarry】無酒之處無愛情 (2)

感觉满甜的所以提早po出来应景一下

七夕情人节快乐 :D


再次声明:

无能力普通人设定(就是之前那篇咖啡厅设定)

基本上就是想去哪就去哪的摄影师Hal与就算开咖啡厅依旧是工作狂的Barry

其实我只是想把它弄成长篇

可能会加一些乐高正联的梗进去(像是对马克杯莫名喜爱的闪闪)

最后,OOC都是我的问题

-

02. 爱情小说中的老套路

    从那次的意外开始,几乎每一个工作天的下午Hal都会背着他的相机跑去Barry开的咖啡店,有时候只是单纯的买咖啡,但更多时候买咖啡这件事只是顺便,他的目的往往是那个忙给客人送餐点的Barry。

  这算是一见钟情吗?其实他也不太明白,Hal能自信地说自己是调情界的卫冕之王但他绝对无法跟人说自己是情感世界中的佼佼者。因为当他想要正视自己的感情,把弥漫在心里头的云雾拨开时,另一方早就等得不耐烦,踩着高跟鞋气冲冲地离开。现在,他只想多看看Barry,不管是他显眼的金发或是那双如同海蓝宝般迷人的眼睛,最好能把它刻在脑子里,永远忘不掉。

  抬頭看看墙上的时钟,噢下午了。抄起手机拨给Barry,打算问问对方开店了没,不知道为什么Barry很常提早开店,而且还像个工作狂似的明明八九点就能关的店一开就开到十点十一点,神经病一个,Hal在心里偷偷地吐槽对方。

  「下午好Hal。」

  「嘿my boy你开店了吗?」是他的错觉还是他的漂亮男孩有点心不在焉的,而且为什么那么吵?听见手机另一头乒乒乓乓的声响,他下意识的皱眉。

  「现在还没开,如果你是要来买咖啡的话可能要等会儿了,今天磨豆机出了点问题。」

  「怎么了吗?」

  「不清楚,刚刚启动的时候一直发出怪声音,可能是有东西卡在刀片那。可能是没磨到的豆子之类的,也许得下摸摸看。」

  「摸摸看?噢天啊Barry,别动!别把手伸进那台机器里!站在那等我,我过去帮你看!」Hal握紧手机紧张的对着萤幕大喊,那是刀片耶! Barry你的大脑怎么了?跩起被自己扔在椅子上的夹克,不等对方回应便切断通话,胡乱地将手机和钥匙塞进口袋就冲出家门,以跑百米的速度向咖啡厅跑去,他还没拍到Barry的手啊!

  听见电话另一头吵杂的呼呼声还有对方略略提高的声调,Barry嘴角无意识的向上扬,勾出一抹淡淡的笑。然而这也使他没注意到当自己听到Hal那句『站在那等我』时骤加的心跳频率。

  「顶多被割几个浅伤口而已吧?」他又不是没受伤过。想到这Barry满脸疑惑地盯着自己的手机,反覆思考刚刚的对话,他不明白为什么Hal要那么紧张,如果情绪能化作实体的话,对方激动的情绪应该已经溢出手机了。

  
  不知道过了多久,伴随着短促而响亮了铃铛声,咖啡厅大门被毫不温柔地打开。

  啪——

  Barry被吓着了,而这次他的咖啡杯真的碎了个彻底。他低头望着自己最爱的杯子(这是Iris送他的生日礼物,被知道她一定会杀了他),眼巴巴的看着它,好像这样它就会恢复成原来的模样似的。

  「嗨Barry,呼——我好像听到有东西碎了的声音,你还好吗?」太久没跑这么快了,Hal双手撑着膝盖,努力抑制住想干呕的冲动。

  碧色的双眸充斥着怒气,他本想好好地斥责Hal但当他真的抬起头时,看到对方气喘呼呼的模样,原本想说的话语不满刹那间飞去了九霄云外。第三次想对他发火却失败,果然他还是没办法对他生气,Barry无奈地叹气,好气又好笑的开口:「我的杯子碎了,Hal你要赔我一个要不然我会被Iris杀掉,还有你快把我的门拆了,下次小力点。」

  「喔…抱歉Barry,但我可以用其他方式补偿你的损失。」Hal摸摸自己的胸膛试图找出自己随身携带本该重的不可忽视现在却毫无存在感可言的相机,该死不是毫无存在感,是真的没带出来。情势逼迫之下,他只好百般不愿意的从口袋里拿出自己的小破机,解锁,切到相机模式。 「我可以给你一张,天才摄影师Hal.Jordan拍的照片!」

  Barry急促的笑了一声,Hal听得出来那是对方心情愉快时才会发出的声音。

  「噢天才!我不是真的要你补偿我,你只要帮我修好我的磨豆机就好了,快要到开店时间了。」

  「是是是,但你还是要先让我照一下,先照完我再修。」


  「Barry!哒当!」感谢自己以前有帮人修过果汁机的经验(虽然那次是以失败的结果收尾)。 Hal炫耀似的高举被自己修好的磨豆机,巧克力色双眸中的骄傲快溢出眼眶,他的脸上明显地写着"Barry你看我好棒,快来摸摸我!快夸我! "像是犬类专有的讨奖励的表情。

  「谢了Hal真的。」天啊,他只差一条晃来晃去的尾巴和一对耳朵就完全是一只大型犬了。 Barry回给Hal一个大大的笑容并努力抑制自己想伸手摸他头的冲动。

  「既然修好你也能开店了吧。」得到Barry赞扬的Hal踏着轻快的脚步走到门口,好心的帮对方按下铁门的开关后,突然想到什么似的开口:「噢对了!我今天又是你的第一个客人!所以...一杯Café Mocha还有一盘免费的香蕉松饼,我要加冰淇淋,谢了my boy!」转过头,往Barry那投去一个过于灿烂的笑容。

  「好,你先找个位置坐吧,等我三分钟,还有Hal这样子不算,你在开店前就来了!」Barry毫不犹豫地否决掉对方想和自己拿免费餐点的想法,毕竟这对其他客人来说太不公平了。噢,他好像看到Hal的狗狗尾巴还有耳朵失望地下垂了。 「但我能请你吃一球冰淇淋,不过你要在有小孩从玻璃窗外面经过前吃完,这样可以吧?」虽然他还满喜欢小孩的,但他可不想之后遇到一群小孩把这里当作冰淇淋店。

  「好,当然没问题!」Hal自信满满的拍拍胸口,坐上了离柜台最近的单人座,「对了,Barry我问你,你前几十分钟前说的Iris是谁?」他可没有忘记那个从Barry口说蹦出的女性名字。

  「我的朋友和...前女友?」Barry抿嘴,犹豫地回答,他最后几个字小声得几乎听不见。

  感觉是一个很长的故事,Hal撇撇嘴,但大脑逼迫他继续问下去。

  「说说看吧,听起来是个很吸引人的故事。」

  「其实也没什么啦,天才,真的。」

  「不,我想听!」

  Barry试图想让Hal回心转意,不过他似乎低估了对方的固执。

  「...唉既然你坚持的话,好吧。」将方才Hal点的东西放到桌上,Barry无奈地叹了口气,这是他今天第几次叹气了,应该数不清了吧。走回柜台后,Barry擦拭着马克杯边回忆那段平淡且温暖的关系。







评论
热度(24)

© 樂不勒.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