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推:
二代绿红(Hal&Barry)←可逆
三代绿红(Kyle&Wally)←可逆
球三红绿(Johnny/Harold)←可逆不可拆

TV闪电侠:
冷闪(coldflash)←可逆
热冷

樂不勒.

【球三红绿/JohnnyxHarold】無題

IF 假如小蝴蝶乞求爱情而Johnny不曾跟他说过我爱你

假如他们在一起(??????)

关键词:痴人说梦,占有欲,反覆无常,冷漠。

  苍白的指节紧紧地揪着淡绿色的被单,本该是可可色的双眸如今却像极了一滩泥巴,嘴唇微张扬起下巴静静地盯着早已泛黄的天花板。他应该放着自己让自己的存在被时间的洪流冲淡,一切的一切都毫无意义可言,他不清楚自己在对方心中的地位有多高——也许他根本就没被放在心上过。

  他想尖叫、想怒吼、想逃跑、想大哭一场。但事实上他哪里都去不了,这点他心知肚明。因为他胆小怯懦,曾经被笑说应该要在身上贴一张轻拿轻放的提示条,也因为就算他逃到了天涯海角,他依旧找得到他。

  「Jordan。」身穿红衣的成年男子倚在门框,露出对于Harold而已,过于灿烂的假笑。

  「John…Johnny!」声调中充斥着惊讶以及显而易见的恐慌,指甲的搔刮着床垫好让他转移一丝丝的注意力。

  「看来你醒了。」在Harold还没反应过来前,他就被对方从床垫上拉起,过于迅速的起身使他不自主的软了腿,在他快要倒向床垫之时, Johnny的手臂才好心的将他勾回自己胸前。

  「我…我刚醒来——唔!」尾音还没落下,对方就像是计算过似的贴上他的唇,强势地按住他的脖子迫使自己回应。狡诈如蟒的舌肆意的在他的口腔内游走,无法咽下的唾液从嘴角溢出,显得格外煽情。他努力不让自己看向红衣男子那双过于湛蓝的双眼,因为这会让他抱有本就不应该存在的希望。

  那是骗人的,Harold这样提醒自己。

——他从来就没爱过他。

  不知道过了多久他才被放开了,双眼因缺乏氧气而泛上一层水光,按住抽痛的右臂,他贪婪的呼吸着得来不易的新鲜空气,并紧张的等待着对方下一波的行动。

  Johnny Quick今天很不高兴。

  Harold今天早上走得和死亡风暴太近了。

  Harold Jordan走神了两次。

  「Jordan你怎么了,嗯?」冷漠的音调与脸上恰到好处的笑容形成强烈的对比,Johnny Quick勾起眼前该被贴上易碎物品的男人的下巴,凑近对方颈子嗅嗅那特有的— —汗水与洗发水混合而成的——味道,然后恶狠狠的咬上。

  「我很——呜!」对方毫无规则可言的举动使Harold发出一声变调的尖叫,没办法推开,应该说是不能推开,想到这使他隐忍已久的眼泪开始溃堤发出啜泣声。如果说惹恼了超霸的结果是当场毙命,那惹火了Johnny Quick的下场绝对是生不如死。

  只可惜啜泣声并没有让Johnny感觉到任何的良心不安,反而使他更加恶意地用尖锐的虎齿磨蹭着脆弱的颈部,直到渗出一丝丝的血液才满意地停下动作。

  「你忘了我们的规矩了宝贝。」他叫他宝贝。Johnny在Harold耳畔低语,低沉的嗓音让后者起了鸡皮疙瘩。

  Harold小幅度的转头,对上对方看起来依旧明亮的蓝眼睛,胡乱的抹去脸上没有消停迹象的泪水,他的眼神充满着疑惑。

  而Johnny带着若有若无的微笑看着他。

  不别想!你别想! Harold在内心尖叫,而他的大脑早就在尖叫前帮他想好了所有能挫对方锐气的词语。但他当说出口时,所有不好的字眼都被自己下意识的隐蔽,只留下了:「Johnny我…我爱你,但你从来就没给我回应…对你而言我是什么,你爱过我吗?」我爱你这三个字几乎是哭喊出声的,他在心中怒斥自己的懦弱以及诅咒对方会因傲慢的个性死去,在此同时他小心翼翼的偷瞄了眼Johnny,却意外的看见后者露出他从没见过的神情——五味杂陈。

  这让他早已熄灭的希望再一次被点燃,再一次天真的认为对方对自己还抱有一丝的喜爱。

  「实话?」

  「对……。」

  「As your wish。」就像是听见对方心里的想法似的,Johnny再次露出那抹过于灿烂使其真假难辨的笑容开口:「对我来说你什么都不是。而你应该很清楚,我从来没爱过你。」只是一个玩具罢了。

       语毕,他再次摁住眼前依旧在哭泣的男人,施予对方一个与方才的话语呈现两个极端的热吻,最后当然还有一场毫无温柔的性爱。

评论(2)
热度(25)

© 樂不勒.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