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推:
二代绿红(Hal&Barry)←可逆
三代绿红(Kyle&Wally)←可逆
球三红绿(Johnny/Harold)←可逆不可拆

TV闪电侠:
冷闪(coldflash)←可逆
热冷

樂不勒.

【绿红/halbarry】关联性 ①-③ (小段子)


声明: 他们不属於我,但OOC都是我的
✻机器人paro
✻无能力设定
✻文笔大爆炸
想不到球三所以就来摸个魚 不定时更新
summary:一个巴里和两个哈尔的故事

(1)

  节骨分明的手指在身前人的後颈处寻觅着,直到感觉到一颗微微凸起的小钮才停下游移的动作,手的主人抱着满到快要化为实体的期待按下了开关。

  机器开始运转。几秒後,巴里所怀念的可可色眼睛与带着一点痞气的微笑出现在他的眼前。

  许许多多的画面从脑海中闪过,眼眶充溢着名为喜悦的泪水。

  「...哈尔,我很想你。」他的声音几乎是颤抖的,早已堆积如山的思念之情如暴风般袭卷他的灵魂,他怎麽能同时觉得满足又感到空虚。巴里伸出手轻抚对方脸上的仿真料质,定眼看进对方那双可可色的眼眸——里面什麽也没有。对,什麽也没有,没有灵魂,没有爱意。而意识到这件事的巴里像是被人用槌子狠狠地敲了一下——它不是他——被打回现实的巴里勾起一个酸涩的弧度,好比宝石般耀眼的天蓝色的眼眸此刻不再明亮。

  被唤作哈尔的棕发机械男子微微的偏头,它的系统正在处理方才接收到的讯息。几秒後,它便张开双臂同时用着仿真的男声开口:「嗨my boy。」

  它不知道这动作意味着什麽,只知道这是资料库中一个最适合现在情况的语句与动作。毕竟理解人类情绪这件事对於身为机器人的它而言太过於复杂了,所以便不打算加以思考。

  对了,我的名字是Hal-2814。

  不是哈尔。



(2)

  一个飘着细雨的午後,Hal坐在沙发上揉捏丶残害着怀中的枕头,眼睛眨也没眨的盯着钟内的时针,看着它缓缓地指向罗马数字四的位置。

  而它的制作者到现在还没回来。

  嗯……虽然这已经不是第一次。

  Hal发现,每当巴里一有空就会披上那件普鲁士蓝的大衣,然後以闪电般的速度往同一个方向跑去,而那时他的脸上总是写满着期盼。但当他回来时,出门前的愉快心情就像是被丢失在路上似的,脸上只剩下极度压抑的失落。

  巴里去的绝对不会是一个好地方,Hal这麽想。

  Hal同时也发现巴里很喜欢盯着它的脸看。不管是吃饭的时候丶看书的时候还是看电视的时候,他总是偷偷地看着它的脸。那个目光比起带着欣赏眼光的注视,更像是想在它身上寻找些什麽。也许是灵魂,嘛…不过它只是个机器人,所以是不会有这种东西的。

  但Hal不得不承认它喜欢被巴里看着。

  因为这令它产生一种被天空注视的错觉,而Hal正好非常喜欢蓝色的丶开阔的天空。

(3)

  惨白的墙面,仪器发出的尖叫声,枯萎的花束,护士们的窃窃私语。这里的一切都让巴里打从心底感到厌恶,但他必须来,因为他相信哈尔一定会醒来,而他绝对不会让哈尔苏醒时是发现自己是独自一个人。

  收起雨伞并整理好心情。巴里悄悄推开上面挂着2035牌子的病房门,迎面而来的药水味和下雨过後的潮湿气息混合成一种难以言喻的气味,而它就这样窜进巴里毫无防备的鼻腔,刺激着他的嗅觉神经。

  但这对巴里而言不算什麽,他甚至连眉头也没皱一下。

  他只是直勾勾地看着躺在床上的病人。

  关上门,随手把雨伞放置在伞架,将脱下的普鲁士蓝大衣披在沙发上。当他在做这一连串的动作时,眼神丝毫没有病床上移开,彷佛周边的所有人事物都不重要。

  「哈尔下午好,是巴里,我来看你了。」巴里坐在病床旁的椅子上,牵起被他唤作哈尔的男人的手,而回应他的只有仪器的哔哔声。

  「哈尔…已经四个月了,拜托快醒来我很想你…。」是乞求,是悲痛。他造出Hal是因为他太想念和哈尔生活在一起的日子,但仿真料质传递到指尖的只有金属的寒意,相仿的可可色双瞳缺乏注满爱意的神情,这并不是他想要的。


tbc.

评论(4)
热度(28)

© 樂不勒.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