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推:
二代绿红(Hal&Barry)←可逆
三代绿红(Kyle&Wally)←可逆
球三红绿(Johnny/Harold)←可逆不可拆

TV闪电侠:
冷闪(coldflash)←可逆
热冷

樂不勒.

【绿红/halbarry】关联性 ④-⑥ (小段子)


声明: 他们不属於我,但OOC都是我的

✻机器人paro
✻无能力设定
✻文笔大爆炸
✻少许OOC
不定时更新
summary:一个巴里和两个哈尔的故事
关联性 ①-③ 

(4)

  许久未被上油的金属门发出刺耳的摩擦声,Hal偏过头往门处望去而一抹金与蓝便印上他的眼眸,在此同时,他硬是把方才即将脱口而出的话语吞回自己的口中——因为他看到巴里脸颊上的泪痕以及泛红的眼尾。
  「Hal,我晚回来了,抱歉。」巴里率先开口,语调中是十足的愧疚。他边说边揉揉酸涩的眼睛,现在早过了自己当初预计的时间,而他并没有打回来告诉Hal。
  「嗯嗯。对了巴里,晚餐好了喔。」Hal确信自己感觉到有些诡异(应该就是人类所谓第六感的东西),但这是不可能的!他只不过是个仿真机器人。
  「我嗯......,有点不太饿。」
        好吧去他的仿真,这真的很诡异。
  「……那我先收起来,去休息吧。」待巴里走进房间后Hal才一脸狐疑的盯着那道紧闭的棕色木门,眼神专注到好像他能把那道门盯穿似的。

  他相信他的巴里在隐藏一些事,而且他想知道是什么。

不过没人能在他不愿意的情况下让他把秘密说出来,对,没有人,大概。

  「大概。」Hal低声重复着,他回想起当初他一睁眼时看见的天空,一片纯净的天空,现在他也许不被他的天空信任。Hal猛地抬起头,他方才感受到一股奇异感闪过,迅速地拉下领口检查出现异样的区块,但……什么也没有,没有外伤、没有损坏。

 

(5)

 

  「Hal你确定真的有问题吗?」巴里盯着对方体内毫无损坏的线路,这已经是他第三次检查了。将肤色的外壳装回去后巴里眨眨眼睛,满脸疑惑的转面对着一大早把自己摇醒的Hal。

  「嗯,很肯定。」毕竟都已经故障那么多次了。那天过后,他开始频繁的强制关机,从一开始几分钟后便能启动到昨天过了三个小时才能正常运作。

  而巴里毫无头绪。

  「还是你看了什么会导致系统过热的东西?」巴里半开玩笑的开口,不过他却但得到对方飘移的眼神和故作清闲的口哨声。

  「Hal你看了什么——?」

  Hal不自在的搔搔头,盯着对方透露出严肃神情的蓝眼睛一会儿后,将头偏了回去并小声的说:「痾……也许是蓝色,我猜。」

  「蓝色?我从没听过蓝色会让人——啊。」巴里瞬间懂了,蓝色、天空、哈尔。哈尔曾经跟自己说过,说过他在进入部队以前热爱飞行,他说他喜欢开阔的蓝与翱翔在空中的快感。

  「想到什么了吗?」

  「嗯……没有。总而言之,Hal你这几天先避免看到蓝色吧,我找出办法后会处理的。」

(6)

  『通常多见于人或动物。可为衍生自性欲与情感上的吸引力。同时,被认为一种神奇的力量。有许多解释,由某种事物给予人满足至为了某些东西而愿意牺牲。最佳的定义可能是主动行动,以真心对待某个生命体或物体,使其整体得到快乐。』
  低着头,手中的针线在丝与丝之间来回穿梭,先是皮肤,再来是发色。一针一线,只求能呈现出自己脑海中那个人的模样。
  我不会用玫瑰来形容他,因为他没有骇人的尖刺,我会用天空来描写他,因为他的心纯净且包容。我不会用玫瑰来比喻他,因为他并非难以接近,我会以阳光来描述他,因为他温暖且平易近人。

  所等待之人尚未回家时的不安、察觉到他稍泛红的眼角、发现未被抹去的泪痕以及感到可能不被相信时的苦涩,还有突然冒出的属于人类的情绪,这一切都与数据上所描述的内容相符。

  描述某个机器人不该有的情绪——『爱』。
  『侦测到不可控因子!警告!过热警告!』
  中央系统又在叫嚣了,它们到底什么时候才能消停点。
  噢操,刚才那是巴里开门的声音吗?
  『三秒后自动关机,三、二、一,哔——』

 


评论
热度(17)

© 樂不勒.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