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推:
二代绿红(Hal&Barry)←可逆
三代绿红(Kyle&Wally)←可逆
球三红绿(Johnny/Harold)←可逆不可拆

TV闪电侠:
冷闪(coldflash)←可逆
热冷

樂不勒.

【三代绿红/Kylewally】思念、亲吻癖 (50fo还文)

   @Northan 点的三代绿红!请签收!这篇可能是我写过最多糖的一篇(自己说
新年第一po就献给三代了!
_______

  凯尔呆愣的坐在画室里,双眼紧盯着画布,上面画满了脸上显现着各种情绪的沃利。他不知道自己是在什么时候画完整面画布的,他同时也惊讶自己不过才离开地球几天(当自己回来时,沃利已经出门很久了),就对自己的恋人如此想念。
  他想念沃利的笑容和他的翠绿色眼睛,非常、非常地。沃利的笑容就像是一千万瓦的电灯泡,能在自己感到彷徨时引导自己的信仰之光,嗯.......他也像一只永远充足电的敲锣猴子,整天在自己耳边吵吵闹闹的,怎样也不会消停,总是充满活力--好吧,也许他开始想对方的声音了。
  凯尔敢打包票说自己从没这么想念一个人过。
  他已经自己独自待在家长达十天之久,这几天每当自己踏出房门,转过身看着空荡的床铺,就能感受到一份浓厚的空虚感--他终于体会到自己不在地球时沃利的心情了。
  每当他回到地球时,做的第一件事就是亲吻自己的恋人发间并和他说声:「我回来了。」嘴唇绝对不会是凯尔的首选,他认为亲吻嘴唇不是表达自己对沃利的思念,而是在暗示着他们晚上会做点什么。
  而这段日子,他那股想亲吻自己恋人的冲动不曾递减,他想从头亲吻到脚,感受对方的每一寸皮肤底下跳跃的生命力。
  他就这样在画室里发了两个小时的呆,因此错过了沃利传来--上面写着事情提早解决他今天晚餐前会回来要凯尔准备晚餐--的简讯。
  
  「凯尔?」沃利轻声喊着。他是在画室的椅子上发现凯尔的,而对方正以一个很诡异的姿势小睡,头抵着画板,手里握着笔,背部弯成一个U字,沃利实在很好奇对方为什么没有因此摔倒。
  「嗯,沃利?噢嘶--!」听见有人在喊着自己的名字,凯尔缓缓地睁开眼睛,不良姿势所造成的酸痛感从脊椎蔓延到颈部。
  「我真的很好奇你到底是怎么睡的。」听着黑发青年发出的哀号,沃利好笑的晃晃头,走到对方的身后,伸出手帮他揉揉背。沃利边揉边看着画布上的画,脸上的情绪先是惊讶,几秒钟过后慢慢转成了疑惑,他开口问:「凯尔,那些画?」
  「噢......我只是,嗯,太无聊了所以.......」天啊,凯尔.雷纳,烂借口!凯尔结结巴巴地回应,就像那些藏在床铺下的杂志被找出来的初中生似的。
  「我能把他当作你很想我吗?我也很想你凯尔。」听见对方的回应,沃利在心里大笑着,调侃凯尔什么变得时候这么好玩了他竟然不知道!他以后应该要常常提起这件事才行,这可是他第一次在嘴巴上赢过凯尔,而且还非常轻松!沃利.威斯特一分!
  「好吧,对,我很想你。我想我终于懂你的感受了,我很抱歉常常留你一个人在家里。」背部总算舒服多后凯尔才离开小凳子,他握起沃利的手,拇指磨蹭着对方的皮肤,感受着自己对眼前人的思念及爱在每条血脉中燃烧着。
  「没关系,毕竟是你的工作,而且你一定会回来,所以......」沃利的嘴角勾起一个小小的弧度,虽然他不知道凯尔今天到底吃错了什么药,但他很享受这样被凯尔珍视的感觉。
  --我需要他,就像他需要我一样的多。
  「谢谢你。」凯尔低喃,他的语气是那样的虔诚。他微踮起脚尖,在橘发间落下一个吻当作起始点,再来是额头、眼皮,最后停在耳后--亲吻渴望症解除。 「还有欢迎回来,好久不见,我爱你。」他在沃利耳畔旁说道。
  「我也爱你,凯尔。现在可以吃晚餐了吗?」
  世间最可贵的事莫过于,付出爱,而对方亦报之以爱。*(此句出自于《Moulin Rouge!》)

  当然,他们俩因为凯尔沒有买晚餐吵了一架又是后话了。

评论(4)
热度(39)

© 樂不勒.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