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推:
二代绿红(Hal&Barry)←可逆
三代绿红(Kyle&Wally)←可逆
球三红绿(Johnny/Harold)←可逆不可拆

TV闪电侠:
冷闪(coldflash)←可逆
热冷

樂不勒.

【绿红/Halbarry】两个王子 (1)

这几周都在搞glee鸟团的无料完全忘记贴文这件事,直到剛剛才想起來

Hal 觉得当王子太无聊所以就转职x当了吟游诗人到处跑跳勾搭妹子
Barry 每天被公文搞得压力山大想出去玩又没时间搞得自己朋友很少x
这是一篇关於困在高塔x上的王子和叛逆逃家王子的故事

============================

  在森林里奔跑的快感点醒Barry在城堡内差点被无聊死的神经,他跑得飞快,好比射出去的弓箭。他正在寻找歌声的源头。穿过一条又一条小径丶跃过一个个水洼丶小心地不踩到任何一株刚长出的小花,随着传来耳边的歌声愈来愈清晰,他想,他找到了。
『位於大陆西南方的黑暗土地,流传着君王与忠诚骑士傲视宇宙的情』
  棕发男人坐在木墩上,轻拨着琴弦,一个个字词从他的嘴里吐出,由风卷起,最後被安稳的放置在琴声奏出的五线谱上。他的眼睛是阖起的,就像整个人连带着灵魂都沉浸在森林之中,成为它的一部份,或许他毫无意识到自己多了一位听众。
『位於大陆东方的女人岛国,布满烟硝与战火,天为公主赠来良人』
  他很好奇对方是在描述一篇故事,抑或是在游历时的见闻。左思右想後,Barry选择相信前者。他开始试图从脑海中抽出任何他知道的丶有关女人岛的故事。不过,随着琴声的停下,Barry最终也宣告失败——只因吟游诗人的下一句,得到了他所有的注意与惊讶。
『位於大陆北方的滨海国度,那儿的继位者再度逃脱只为迎向自由』
  自由,这词大概只会出现在他的梦中,Barry想。他是一位王子,这个国家的继承者,也是唯一有资格得到王位的人。学习如何当一位王子是他从小被教导的,他必须让人民快乐丶必须要让人民安心,这是他的责任,他的义务。
  他惊讶於有人能如此叛逆,但同时也羡慕那人追求自由的勇气与意志。

  「午好,王子殿下。」当Barry还在思考时,吟唱者早已停下唱咏,并脱下头顶上的帽子向Barry行了一个简单的礼。位於大陆中央,陆地之心的王子啊,你的故事将被我与我的琴谱成曲,流传至未来。
  「你好......等等你怎麽知道?」回应他的只有游人微笑与再度响起的琴声与歌声。
『您的国度风光明媚,您的人民热情温暖,但您的心却蒙着阴霾』
  开口的那一刻,诗人便收回了上扬的嘴角,手里弹拨着的不再是方才轻柔的旋律,而是露骨的担忧,就如同口中唱出的歌词。
『令人民爱戴的王子啊,您的国家安定和平,但您的心正发生巨变』
  请告诉我你内心的渴望,并允许我将它谱成曲。
『令人民敬重的王子啊,您有什麽背叛心灵的故事隐藏在其中』
  尾音落下,棕发男子再度脱下帽子,作为整首曲的谢幕。

  事实上,Hal打从一开始就注意到那位王子(或是说身旁多出的那一个人),所以他早准备好抽出腰旁的短刀。毕竟,他已经在自己国家之外的地方闯荡多年,如果没有这点的本领,他现在应该早在英灵殿里头为诸神黄昏做准备了。只不过他当时不知道对方跟自己一样(或说准确一点,跟过去的自己一样)是位王子就是了。

  不得不说,他是自己目前见过最有趣的未来君王。因为他既不像西边那个阴沉又乌漆抹黑的古堡所有者让人感到恐怖又无聊透顶,每天只会和他的骑士说:「滚出我的古堡!」。也不像东边那个全民皆兵的女人岛的公主,要不是有那男(应该就是那个公主的老公)的帮忙,自己可能就挂在那了。
  眼前人最有趣的一点是,他感觉得出来他和自己很像。他们俩都有个渴望自由的灵魂,只不过不同的地方在於,对方被某种东西限制住。
  「我得说,王子您大概挺单纯的对吧?」他竟然到现在还没发觉。诗人笑得灿烂,放下琴後伸出手比比颈子的位置,示意对方看看自己脖子上挂着的,那条上面刻着A字样的缀饰。
  「喔......」Barry迅速地把它从颈子上取下来,收进衣服的暗袋里。Barry Allen,你太愚蠢了!都已经换成平民服饰,出来前竟然忘记把最明显的项炼拿下来!
  「那现在,逃跑王子,能告诉我你跑出城堡的原因吗?总不可能是被我的歌声吸引吧。」天啊!他真的完全没发觉!看见眼前人的反应,诗人的笑容更明显了。
  「Barry,噢……我是说穿着这身衣服被叫王子实在太怪了,所以叫我Barry就好了。」Barry看着自己身上的衣服,摇摇头「然後,我是王子没错,然後疴......对,我的确是被你的音乐吸引来的。」
  「Barry...Barry...意外的好记!然後我是Hal Jordan,被你喜欢是我的荣幸。嗯,我想我们也许可以当不错的朋友。」Hal伸出手,当对方将手握上来时才突然想到似的帮自己补述:「喔对了,偷偷跟你说,其实我也是王子,只不过我逃家罷了。」
  「啊?」听到这句惊人消息的Barry只吐出一个短音,愣了几秒才回过神来,用无比敬佩又惊讶的语气开口:「你逃家!」
  「什麽嘛!我还以为你会因为我是王子感到惊讶,结果你只惊讶我逃家。」Hal撇撇嘴,一脸不满的看向眼前的金发男子。
  「所以你刚刚唱的什麽迎向自由是在说自己?噢!天才,我以为吟游诗人只会传述英雄史诗!」
  「哈哈——!基本上我认识的吟游诗人都只会讨女孩儿开心!」


评论(2)
热度(18)

© 樂不勒.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