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推:
二代绿红(Hal&Barry)←可逆
三代绿红(Kyle&Wally)←可逆
球三红绿(Johnny/Harold)←可逆不可拆

TV闪电侠:
冷闪(coldflash)←可逆
热冷

樂不勒.

【Glee/Huntbastian】柜子里的先生请出来(一更)

#大概是一个Seb直觉认为Hunter是同or双,想把他翘出柜子的故事(????
#自我认知上的Hunter,因为如果我没记错的话他才出现两集所以......
#OOC一定有,关於这点我很抱歉
#他们一开始就对彼此有意思只是迟钝
------------------------

00

众所皆知的,Sebastian Smythe绝不是个好情人,为什麽呢?因为他情绪令人摸不透,过度自负同时又对情爱过於放荡。你有可能看见林莺领唱在上一秒挂着笑容,带着一名陌生的丶衣冠不整的男人从房间里走出,行为举止像只满足又放松的猫。而下一秒,对没错就是一眨眼的时间,便听见一道带着警告的甜腻声调说着:『别再出现在我的视线范围内。』带着微笑离去。而那个可怜的男人丶触碰到领唱界线的男人,就这样被丢在门外,连鞋也没穿。
大家不知道的,其实Hunter Clarington并不是个烂情人,不过他也不是太好。他的言行总是被理性驾驭着,感性或是什麽其他柔软的东西早早就被塞进了大脑的最底层,类似垃圾桶或是焚化炉的地方。他是照着步骤一个步步执行的军人,就连恋爱也是一个一个步骤进行,像是,一个礼拜拥抱丶三个礼拜在公共场合牵手……诸如此类。就像所有人说的,体贴丶温柔丶细心,这些只要有需要他都会做到。毕竟对他而言,这是规则,而规则必须遵从。

01

他们的第一次相遇气氛十分不愉快。那晚刚好是Sebastian出门猎艳的日子,而Hunter就刚好在Sebastian准备踏出门的那一秒停在房门前。他手上提着行李,暗绿色的眼珠子上下打量着自己未来的室友,当他瞥见Sebastian身上穿的便衣时神情毫无波澜。
Sebastian不去理会那些在自己身上扫过的视线,只是礼貌性的挂上友善意味的微笑,由於计画被打乱而产生的怒意促使着嘴角更加上扬。
鼓噪的心跳声回荡在静谧的廊道,紧张的气氛在两人身旁蔓延,他们心中同时产生一个想法——这个人不好对付。
冷静自制的神经对上难以摸清的情绪,他们本该是天秤的两端丶是海和天空,不该被凑在一块。此刻规则却被打破得彻底,连个碎片也不剩——这个领地只能有一个王,但现在有两个且实力相当。
「Hunter Clarington,从今天开始接管林莺合唱团。」Hunter率先开口,并礼貌的将手伸出。他晓得眼前的人是林莺合唱团的团长(噢不对,现在是前团长了),他也知道自己能等到明天丶或是後天,在两个人关系不那麽尴尬的时候说出口,但不知道为什麽,他就是想挫挫对方的锐气。
「Sebastian Smythe,......虽然你很辣,不过这可不代表他们会乖乖听你的。」握住Hunter伸出的,也许意味着善意的手,同时间迅速收回快冲破微笑阻挡的震惊。他的双眼不曾离开过Hunter的,只因为他想让自己有更多时间刨出对方心里所有肮脏的小心思。他绝对不是那种好人,看着对方嘴角勾起的那抹弧度,Sebastian肯定的想。
「我的任务只有赢得比赛,团里少了多少人都不在考虑范围内,反抗命令就剔除,非常简单。」Hunter率先收起笑容,并示意对方不要挡在门口,在Sebastian用着浮夸的语调(噢,真是抱歉啊!)表达歉意并向後退後,才得以顺利进入房间。当他的馀光扫过Sebastian时,他依旧是笑着的,他也许以为能骗过自己,不过这是错的。
「哼,铁腕统治。」Sebastian在对方经过时嘟嚷着,声音不大不小,刚好控制在能让棕发青年听见的范围。而当他感觉到对方向自己投来的视线时,他再度挂上笑容,并成功的从对方那得到一个类似战帖的笑容——充满轻视与挑战。
Sebastian相信自己这学期一定会过得很愉快。

评论(2)
热度(18)

© 樂不勒.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