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推:
二代绿红(Hal&Barry)←可逆
三代绿红(Kyle&Wally)←可逆
球三红绿(Johnny/Harold)←可逆不可拆

TV闪电侠:
冷闪(coldflash)←可逆
热冷

樂不勒.

【冷闪 / coldflash】交错时空

cp:明日216冷X闪电侠319预告长发闪
预告长发闪背景参考n52,由於这篇是在319播出前码的所以和正劇完全扯不上邊

  在毁灭军团用命运之矛修改现实後,闪电侠这三个字便彻底的被人们遗忘,除了Leonard Snart和Eobard Thawne。他们以自己的方式记住曾经存在於世界上的The fastest man alive,一个用爱(即使他根本不承认)另一个则是多加上一些恨。

------------------

  Barry Allen脱下黑蓝相间的制服,在他身体周围闪动着的蓝色闪电却没跟着消失,它的颜色冷得让人心寒。几缕褐色的发丝在他的视线前方晃啊晃的,他稍稍地抬起头随後却睁大那双深绿色的眼眸,映入眼帘的是和他印象中有些许差异的中心城。

  Leonard手里拎着好几袋塞满珠宝与钞票的麻布袋,随着警铃响起迅速集结的警察们在见到自己时,只是紧张地道了歉後便快速地散去。有点开始无趣了,他想。他不是没有要求各银行在他一次又一次的抢劫过後改换更先进更复杂的锁,他也不是没有在逃狱过後要求加强警力,但少了那抹红黄交错的身影和极具感染力的笑容,就什麽都不同了。
  路上的行人都对他避而远之。他偶尔会在闲暇时驶着他最爱的宝贝机车,有意抑或是无意的经过那晚自己亲眼看见那张青涩脸庞的森林。他拉下护目镜,混入前方人群。他在改变现实过後的几周时常梦见那个只懂得看向光明面的小子,而他总是重复说着那句:「我相信你有好的那一面,Snart。」他在人群里看见一个单薄的身影,行走的方式丶散发出的气息和他所知道的Barry Allen是那麽的不相像,但有一个念头从脑海里浮出——去抓住他。
  Leonard加快脚步准备拍拍那个青年的肩,但就当他要碰向他的肩膀时却感觉到自己的手被一股力量反弹回去。下一秒,那个青年转过头来,那张和他印象中如出一辙的脸孔和珅绿色的眼眸撞进他的眼帘,然後听见青年用不可置性的语气开口道:「不可能......你已经死了,我亲眼看见你死在我的面前......」语毕,青年转身逃开。
  「嘿小子,站住!」Leonard高喊,他清楚地看见青年因为自己的话而愣了愣,就是那几秒的停顿,成功地让那些路上巡逻的便衣警官们堵住青年的去路(他从没像此刻一样这麽感谢自己现在有的权利)。当Leonard一步一步地走近,那个长相和闪电侠相仿的青年眼神中弥漫的慌恐就更明显。
  「我现在一定跑进神速力了,对对对!绝对是神速力,该死!祢该死的别再装成我亲近的人的样子来开导我!我不需要!滚!」褐发青年朝着Leonard大吼,路过的民众纷纷向他行注目礼。他微弯着腰呈现一种自我保护的姿势同时掩住自己的耳朵,试图阻挡对方等会儿的任何言论跑进自己的脑中丶打乱自己的思考。
  「你在说什麽?」Leonard停下步伐挑起眉双手环抱着双臂,冰蓝色的眼珠看着处於精神崩溃边缘的褐发青年。他不晓得是不是所有的极速者(他不晓得眼前人是不是,但机率很大)都会自言自语,不过他知道,眼前的这个青年大脑受损范围绝对不小。
  「你已经死了,对不对?如果你不是神速力就是我幻想出来的。Leonard Snart已经死了,就在我面前,在医院病床上仪器开始尖叫而你停止了呼吸。」深绿色的眼眸尽是迷茫,先前的恐慌已经被不肯定的语气所取代,他说话的口吻好像在恳求一个明确的答案。也许是"不我没有死"Leonard心想。
  他拉下褐发青年掩住耳朵的手——动作是连他自己都意料不到的温柔,他轻轻地抚平对方弯曲丶呈现紧张状态的手指,然後它贴上自己的脸颊,他说:「如果有温度就代表我活着......Barry?」
  褐发青年的嘴角稍稍抬升,但眨眼间又垂回原位,他用那双小动物般的绿眼睛看着Leonard,轻轻地把手从对方的脸上移开,他说:「神速力惯用诈欺术。」

  Leonard决定把极速者的问题交给极速者处理。

评论(1)
热度(43)

© 樂不勒.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