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推:
二代绿红(Hal&Barry)←可逆
三代绿红(Kyle&Wally)←可逆
球三红绿(Johnny/Harold)←可逆不可拆

TV闪电侠:
冷闪(coldflash)←可逆
热冷

樂不勒.

【綠紅/halbarry】段子(不義設定)


最近不知道哪根神經出問題跑去找黃燈哈的圖,結果被自己虐的不要不要的,怎麼這麼蠢qqqqqqqqq
就當我在自虐好了(躺
---------------------------
        我愛你的英勇無懼,但他總是讓你受傷;我愛你那雙耀眼的藍眸;而他現在卻黯淡無光

        金紅交錯的尾跡劃過漆黑的街道,他踏上大廈的玻璃窗,增加了一個檔次的速度帶動起更強大的電流。紅色的身影如同流星,身後的閃電劈哩啪啦地作響,好似想燃起他已經足夠了的心煩意亂。顯眼的紅衣跑者越過一棟棟大廈,移動的軌跡形成一個惹眼的弧。
        下一秒,他撞上一個厚實的、熟悉的、陌生的亮黃色能量壁,不到一分半鐘,紅衣跑者從地面上爬起,他僅用了0.00001秒恢復額角的瘀血。
        身穿亮黃色戰衣的棕髮男人從天而降——散發著陌生的氣息但卻擁有自己無比熟悉的臉龐,被困住的極速者用他湛藍色的雙眼狠瞪著對方。
        黃衣男子的嘴角緊抿著,眉間的皺紋好像能把外星怪物夾死,接著他舉起右手,刻著奇異圖樣的戒指對準了紅衣跑者,以恐懼為糧食的黃光從戒指中射出,禁錮著紅衣跑者的能量壁被加厚一倍。
        「巴里,別走。」黃衣男子開口請求。他除去自己的面具,走近自己所創造出的能量壁。
        「這就是你留人的態度?」被喚作巴里的紅衣跑者敲敲困住自己的牢籠,他的語氣是那樣的不信任。隨後他再次開口:「哈爾,我不知道你為什麼會轉投向你最厭惡的黃燈軍團。你在改變,你已經越來越不像我當初認識的那個哈爾喬丹。」
        「我沒有變,就和你一樣,巴里。」
        回以哈爾的是對方的沉默以及逃脫囚牢的震動聲。
        不哈爾,我變了。
——我能阻止克拉克,但我沒有做,我有機會阻止人們的死亡,但我沒有。
        沉默是罪證,罪名則是視若無睹。
        「巴里!不!」
        紅衣跑者逃出禁錮,頭也不回地離去僅留下捉不著的背影。

评论
热度(17)

© 樂不勒.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