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推:
二代绿红(Hal&Barry)←可逆
三代绿红(Kyle&Wally)←可逆
球三红绿(Johnny/Harold)←可逆不可拆

TV闪电侠:
冷闪(coldflash)←可逆
热冷

樂不勒.

【绿红/halbarry】最佳默契

注意:绿灯X女闪
只是想看看女方求婚(つд⊂)所以说为什麽绿红没有自己的结婚场(想太多
带点三代。:.゚ヽ(*´∀`)ノ゚.:。
OOC都是我的
--------------

霓虹灯管尽责地闪烁,招揽着想借酒浇愁上班族又或是风尘仆仆的旅人,入夜後清脆的铃铛声不曾停歇,温暖的橙光打在店内的木制摆设上显得怀旧且温情,斑驳的墙面摆放着会令酒精成瘾者不禁垂延的酒品,淡淡的书卷味和刺鼻的酒精呈现出一个强烈的对比,喝高了的客人们在座位上睡成一团,而站在吧台前的酒保只是挂着温和的微笑。

「凯尔,你觉得呢?」身穿老旧飞行员夹克的棕发男人迫切地用指关节敲着桌面,希望能以此引起黑发男人的注意,他的眉头是深锁的,褐色的眼眸写着担心和与他职业需求互相冲突的害怕。

「啊?哈尔我已经跟你说过了,如果她拒绝你的话我追到沃利的机率根本是零。」被点到名的黑发男人抬起头,他花了几秒回忆对方方才的提问,随後便拿起一旁的铅笔,削得尖锐的笔芯戳上纸面,在几分钟前写下的计画旁戳出一个个不大的圆点,就像是在强调自己话的可信度。

「噢凯尔,如果她真的拒绝我怎麽办?也许——算了,之前托你画的设计图好了吗?」哈尔先是懊恼的垂下头,几秒钟後便抬起那颗毛茸茸的棕色脑袋瓜,他的眼神从最初的担忧转成期待。脸上的表情变化比烟火秀还精采

「好了当然好了,我可是为了帮你而舍弃宝贵的睡眠时间。」凯尔转过身,从黑色布袋里拿出一张张米色的设计草图,将其递到哈尔的面前,正当哈尔要取走时他却像想到什麽一般地收回,在哈尔正要发声抗议时凯尔开口

「之前说好的,用情报交换。告诉我沃利喜欢什麽?等会儿在去往Oa的路途上告诉我。」

-

金发女子怀里捧着一件件不同样式丶花纹丶颜色的礼服,而站在她身旁的红发女子滔滔不绝地提供自己的想法给站在试衣台上的女性友人,金发女子迷惘地看着围绕在自己周围成千上万条的婚纱,全身镜数量多得让她以为自己处在游乐园里的镜子屋。如果镜子大师这时候从这里跑出来就精彩了,她想。

「巴里,你有在听我说话吗?」红发女子掐了下金发女子的手臂,换得对方吃痛的惊呼声。明明是巴里求自己来陪她挑选的,但到头来怎麽搞得好像自己才是那个要准备求婚的人。

「有!我是说......抱歉艾瑞丝。」巴里满怀歉意的看向自己的多年好友,她瞥向原本被对方掐得发红的皮肤,然後晃晃脑试图保持专注。她要跟哈尔求婚,对和哈尔,她搭档七年交往五年的男友。

「戒指的部份我们明天再去挑,哈尔他是下礼拜才回来对吧?」不知何时艾瑞丝又捧着一叠礼服准备往巴里的怀里塞,迫使她能随便找个地方安置好原本的那几堆,然後抱着友人挑选好的新一批衣服走进试衣间。她觉得自己现在有点像芭比娃娃,只不过没它们那麽漂亮。

巴里不是没和艾瑞丝哀求,请她随便帮自己选一件就好——毕竟巴里很相信对方独到的眼光,但却被对方以:「巴里!你要求婚就必须要有一件最适合你的礼服!你不能像选日常衣物一样草草了事!」以及省略三千字的严厉驳回巴里的请求。

「艾瑞丝可不可以这件就好......」套上手边最後一套礼服,巴里拉开帘子的时候满心希望可以早点结束这场芭比娃娃更衣秀。
「好,就这套!果然你还是适合红色。」

-

迎接哈尔回到地球的是漫天星空和彻夜未眠的街道,以及一个他未曾想过的惊喜。他降落在闪电侠博物馆附近的小巷,换下绿莹莹的绿灯制服,整整自己的衣领并将泛着淡紫色光的小盒子确实地放进夹克口袋,这小盒子里的东西几乎耗费了他在宇宙时一半的休息时间,也许还有大把大把的宇宙货币,不过,谁在乎那些没办法兑换成美金的宇宙钱呢?

最伟大的绿灯侠因为无法将宇宙货币兑换成自己星球上使用的货币而穷困潦倒,凯尔跟盖不知道拿这句话揶揄过他几次了。

哈尔抬起头看像钟塔,这时间他的女孩应该早在床上睡得香甜了,哈尔想。他站在博物馆前沉思许久後决定先去租些描述未解之谜的纪录片顺便买几盒披萨,让自己有个合理且正当的理由在这个时间点跑去敲巴里的门,嗯......之後在看情况决定要在哪个时间点和她求婚。


「巴里,答应我。等会儿你跑去海滨城找哈尔的时别把发型毁了。」艾瑞丝放下手边的定型液然後拍拍身前人的肩膀。如果可以,她真希望是哈尔来中心城而不是巴里跑去海滨城,防止巴里毁了这顶花了她将近一小时的造型。

「艾瑞丝,我尽量......」巴里心虚地回应对方。她当然不想破坏自己好友的辛劳,但是假如要保护发型的话她不能够戴面罩,不能戴面罩别在她头发上的饰品就会被高速运动带来的热能燃烧殆尽。不管哪一个她都不想让它发生。

「唉......总之祝你好运了女孩,我先回去了。」艾瑞丝弯下腰给坐在椅凳上的巴里一个告别的拥抱。

「真高兴有你。」

-

哈尔在巴里门外的盆栽下方找到公寓的备用钥匙——他绝对要记得提醒他的女孩不要把钥匙放在能这麽轻易就被猜到的地方。转开大门,如他所料的公寓内一片漆黑,哈尔放下食物後蹑手蹑脚地往二楼走去,他的每一步力道都特别地轻,毕竟比起吵醒巴里更想把她亲醒。

巴里几乎是在哈尔找到钥匙的那一刻收到来自凯尔的简讯,上面清楚明确地写着"哈尔人现在在中心城,他没有受到任何一点伤,你不用费心跑到海滨城去找他了",接着她清楚听见自己公寓大门被打开,然後是老旧木制楼梯发出的嘎吱声。

「哈尔是你吧?别上来了在客厅里待着。」

「巴里这个时间了妳竟然还没睡?对了,我买了披萨!」哈尔乖乖地走下楼梯,然後把自己摔进沙发里,玻璃桌几乎要被披萨盒跟零食袋摆满,在触手可及的矮柜上放着一对同款式的马克杯和玻璃杯以及一壶开水——他的巴里总是能够把公寓弄成最舒适最能让人感到温暖的样子。

「天才,我才该意外你会在这个时间跑来找我好吗。」巴里的头从楼梯的转角探出,她笑着回应。灿金色短发被盘在脑後,上头被用一个个小尺寸的发饰点缀,她的脸上带了点淡妆,但也足够让哈尔发现到与平常的差异。

「能请问一下为什麽妳今天打扮得这麽漂亮,难道今天是什麽纪念日而我罕见的忘记了?」哈尔好奇的问。假如这次自己真的忘记某个纪念日,那他就可以完美的证实“两个人在一起久了就会越来越像”这句话。

巴里只是沉默不答。她扶着扶手小心翼翼地走下楼梯,就怕被自己的裙摆绊倒,她手里紧握着昨天买回来的黑色小盒子,然後偷偷开启神速力好平复自己紧张的情绪。

「巴里你——?」最後一个脚步声落下,一抹红就这样闯进哈尔的视线,让他几乎要忘记自己要说出口的话。

巴里艾伦身穿一袭亮红色短礼服,流畅的线条完美地勾勒出属於女性的柔和线条,薄纱制成裙尾随着移动在空中飘荡。

最後巴里停在沙发前,她开口:「哈尔,交往时我曾告诉你,我公寓的大门永远为你敞开,但你却总是在出完任务後浑身伤的跌回海滨城的公寓,而我只能在收到其他绿灯发来的消息後,一次又一次的跑去为你疗伤。」巴里打开早被她捂热的小盒子′,湛蓝色的眼眸写着认真二字「哈尔,我想给你一个家,一个有你有我或许还会有几个小孩的家。我爱你,哈尔乔丹,你愿意接受我的求婚成为我的未婚夫吗?」

回应巴里的是一段对她而言十分漫长的寂静。

接着哈尔起身,脸上挂着幸福洋溢的笑容,他从夹克里拿出发着淡紫色光的透明戒指盒,开口:「几年前我在一个任务中遇见了妳,在那之前我从未想过自己会如此渴望有一个伴。我们互相错过对方最黑暗的时期,但我保证从今以後我不会在错过关於你的任何一分一秒,我爱你,巴里,请和我结婚好吗?」

「「好。」」

他们交换手中的戒指,然後亲上对方的唇瓣,笑得像个幸福的傻瓜。

——最佳拍档的默契可不是说假的。

 


  

评论(4)
热度(57)

© 樂不勒. | Powered by LOFTER